稀土厂运作每百万人仅增0.1病例‧莱纳保证癌症不飙升

稀土厂运作每百万人仅增0.1病例‧莱纳保证癌症不飙升(彭亨‧关丹20日讯)马来西亚莱纳私人有限公司辐射安全顾问依斯迈週四拍胸口保证,莱纳稀土厂投入运作将不会导致癌症率飙升。不过,他坦承稀土厂的运作,将会在每百万人之中增加0.1宗的癌症。他披露,根据卫生部在2007年公布的报告,我国每百万人中,有720人患癌,而根据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ICRP)1990年的计算,即使稀土厂没有运作,每百万人中还是会有35人患上癌症。辐射低于规定500倍“可是,稀土厂投入运作,只会对周遭环境每年增加0.002毫西弗的辐射,并在每百万人中增加0.1宗的癌症,因此稀土厂的运作会导诱发癌症的说法是不对的。”该公司董事经理拿督马沙马末也强调,根据辐射影响评估,就算莱纳所有设备摧毁,所释放的辐射也只有0.002毫西弗,比原子能执局所允许公众接受的1毫西弗的辐射来得低。“比较起国家和大马法律所规定的公众可接受的辐射顶线,莱纳所释放的辐射是低于规定500倍,它也比人们看4小时电视所承受的辐射来得低。”他们是週四在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安排60余名来自吉隆坡的国内外媒体到格宾莱纳参观时,对莱纳的运作会导致癌症病例飙涨如此驳斥。莱纳驳斥23指控◆指控1:莱纳利用大马法律弱点,建议採纳中国的标準。驳斥:错。大马对辐射安全及健康的法律非常严格,甚至比国际标准还严格。莱纳从来没有建议使用中国的标準。◆指控2:澳洲法令规定稀土厂必须建在距离民宅至少35公里以外。驳斥:错。澳洲和国际都没有这样的法令。只是凑巧的是,莱纳在澳洲威尔矿场地点偏远,最近的民宅是在35公里外,反对者因此断章取义。◆指控3:莱纳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引入稀土精矿。驳斥:莱纳没有,也不曾输入稀土精矿。莱纳尊重大马的法律。莱纳在“试跑”所採用的都是空的货柜。◆指控4:莱纳是为了避开澳洲严格的法律而到大马设厂。驳斥:错。莱纳来马是基于大马的投资气氛及更具竞争力;良好的基建及明确的监管要求。◆指控5:莱纳因为环境问题被登嘉楼驱赶。驳斥:莱纳事实上通过原子能执照局(AELB)和大马环境局(DOE)的环境要求,只是因为地方政府拖延土地批准,导致莱纳被迫迁至格宾。◆指控6:莱纳是核能厂。驳斥:莱纳是一间简单的化学加工厂,是在一个环境温度和大气压游离法,没涉及气压,所以不会有因高气压导致爆炸,以致辐射外泄的风险。◆指控7:莱纳与亚洲稀土厂(ARE)雷同。驳斥:亚稀用独居石(Monazite)为原料。独居石是从辐射指数高于莱纳原料43倍的锡尾矿所提取,而且亚稀废料所含的辐射指数比莱纳的高出48倍。◆指控8:莱纳建在沼泽地,环境可能受污染。驳斥:莱纳厂是建在水位线3.4公尺上,废料储存库是在水位线4.15公尺以上,还有9公尺高的围墙,而且钍是不溶于水,它会沉澱及分离。◆指控9:莱纳会导致下辐射酸雨。驳斥:根据辐射评估,就算莱纳所有设备摧毁,所释放的辐射只有0.002毫西弗,比原子能执局所允许公众接受的1毫西弗的辐射来得低。◆指控10:稀土厂大量採用以酸为主的化学原料,会破坏土壤。驳斥:提炼範围是以二层混凝土兴建,而废料储存是存放在“废料储存设施”(RSF)。◆指控11:莱纳没有出示内部辐射报告。驳斥:莱纳有依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标准,出示完整的环境评估报告。◆指控12:莱纳会诱发癌症,并导致畸形新生儿。驳斥:根据卫生部2007年的数据指出,我国每百万人中,有720人患上癌症;没有莱纳厂,每百万人中会有35人患上癌症,而莱纳厂投入运作,也只会在百万人之中,增加0.1宗的癌症。◆指控13:氡和钍可以飞散数千公里,危害健康。驳斥:在莱纳运作时,氡的辐射指数为0.00002毫西弗,而钍的指数是0.002毫西弗,而且这两种物体的筹命很短,同时会转化为固体,因此不会飘到远离厂区。◆指控14:没有任何辐射指数是安全的。驳斥:我们周遭都有辐射,霹雳、雪州和浮罗交怡一些地区的辐射指数比大马平均指数高,但没有危险后果。在医药方面也有採用辐射。◆指控15:莱纳没有给大马和关丹带来利益。驳斥:莱纳的直接投资达25亿令吉,其中营运成本达6亿令吉。大马承包商获得11亿6800万令吉的承包,其中5亿1300万令吉的工程由关丹承包商获得。◆指控16:废料将永远存放在工厂区。驳斥:废料不会永远存放在工厂区,但莱纳还是依据国际标准的永久性废料储存设计建设废料储存库。◆指控17:莱纳每年释放3万2000吨含0.165%钍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驳斥:莱纳既不是提取钍或将之浓缩,而且不管数量多大,其含量是一样。◆指控18:莱纳是依据中国的标准,指废料非辐射性废料。驳斥:莱纳的原料和水沥滤净化固体所含的辐射是属天然辐射,而且是依据大马和国际标准。◆指控19:澳洲允许废料运送回国。驳斥:澳洲没有这个条例,废料将依据大马法律规定储存。◆指控20:大马莱纳是由澳洲负责。驳斥:大马莱纳是由大马人和5名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稀土专家负责。◆指控21:阿克苏诺贝尔公司(Akzo Nobel)撤回不合格的树脂供应。驳斥:阿克苏诺贝公司是树脂生产厂家,但不是供应树脂衬,因此不适合。◆指控22:19水管中14个有裂缝。驳斥:这是一个正常的测试,以确保水管的受压程度。◆指控23:依斯迈是原子能执照局董事局成员,因此有利益冲突。驳斥:依斯迈在进入莱纳前已退出原子能执照局董事局,而且仅出席过该局的一次会议。採访手记──蓝冰冰避谈废料槽地点问题莱纳週四广邀媒体参访设于关丹格宾的稀土厂后,有人说那是一场“公关秀”,虽然我不全然认同,但莱纳确是诚意不足。这一场由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应媒体要求而安排的参访之旅,参加的媒体人数远远超过每週四举行的汇报会,而且更汇集了国内外的媒体,包括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日本放送协会(NHK)、新华社、国际先驱论坛报等媒体的特派员,阵容非常庞大。原本,媒体期许这是一项“深入”的参观,可以从中窥探稀土厂“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是,莱纳疑是已经作好应对準备,在汇报会上花了冗长的一小时来驳斥所有对它不利的指控,然后只给予媒体有限的时间发问。在这期间,莱纳也似乎“特别照顾”外国媒体,导致经常出席每週四举行的汇报会的本地媒体根本没有机会发问,使得该公司得以从而避开许多尖锐性问题,包括永久废料储存槽(PDF)地点所在。再有,莱纳限制媒体只能坐在巴士上,走马看花似的巡视厂地,也叫媒体对莱纳坚持指该公司没有甚好隐瞒的说法有所怀疑。这一次的参访之旅,确是稀土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后的第一次“旅程”,而在60余名媒体人当中,90%更是首次进入稀土厂範围内,但莱纳“交行货”的作法却让人失望之极。对于一些人士把进入莱纳稀土厂的媒体视为“偏帮”莱纳或“已被莱纳收买”的媒体的看法,我认为有必要纠正,我够胆说,在随团的媒体中,依旧有切切实实想要找出真相的媒体,但当局的安排却使得媒体人无法找到真相。【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