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厂风波‧9专家下榻酒店外集合‧200人叫莱纳回澳洲

稀土厂风波‧9专家下榻酒店外集合‧200人叫莱纳回澳洲(彭亨‧关丹30日讯)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评估小组9名专家週一开始接见各相关单位,“拯救大马委员会”号召约200名反稀土支持者,到专家下榻酒店外的直落尖不辣海滩展开和平集会,拉布条表达“反稀土”的心声。拯救大马委员会计划週一及週二两天发动4场和平集会,向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评估小组传达反稀土厂计划的立场。首两场和平集会,是于週一早上8时及下午2时30分举行,地点在专家住宿酒店外的直落尖不辣海滩和停车场。另两场和平集会则于週二举行,时间和地点相同。保安人员监督接近200名民众参与週一早上身穿反稀土的恤衣,各别手持自制的反稀土布条及卡片,如“稀土计划回澳”、“Lynas在8月31日国庆日前消失”、“拯救大马,停止稀土计划”等,进行和平集合。清晨7时30分,参与集会的人士便开始在直落尖不辣海滩集合,然后步行到酒店外的沙滩,并向正在享用早餐的酒店顾客高喊反对稀土计划口号。当时,有不少顾客好奇的站起来,了解发生甚幺事,并纷纷拍照,酒店工作人员后来放下竹帘,保安人员在场监督整个过程。随后,参与者唱国歌及不间断的高喊口号,从“停止Lynas”喊到“Lyna s回澳洲”。当中,也有人喊叫“下地狱”,但很快的委员会理事立刻加以遏止。整个集会历时约40分钟,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在散会时强调,委员会不是反澳洲政府或人民,委员会只是反对这项计划。“我们这里不欢迎如此的工业,Lynas应该回到自己的国家生产。”该委员会与民众在酒店外向正在享用早餐的酒店顾客高喊反对稀土计划口号,但据记者观察,餐厅内并没有多少名外国人,而且都是分开坐,相信9名专家可能并不在其中。根据贸工部的文告,9名专家于週日抵达关丹,并于下午时分开始接见各有关单位。情绪失控喊“下地狱”针对参与者失控喊出“下地狱”口号一事,陈文德强调,这可能只是有人一时情绪失控,脱口而出。“大马是一个民主国家,民众有权表达个人立场。”询及和平集会是否会带来反效果问题时,他强调,委员会只是要传达反稀土立场,并不是要干扰专家。此外,陈文德指出,该委员会已联络贸工部,要求该部安排该委员会与专家们会面。“虽然前主席严世鸿之前有被安排出席会面会,但我们要的是属于本委员会的时间。目前,我们正在整理会面时所要提呈的文件及资料,也会和关丹国会议员协调,以避免资料重覆。”报告没提会释放何气体公正党英迪拉马哥打区部代主席李健聪指出,由原子能执照局(AELB)所负责呈报的Lynas报告书週日已经出炉,但这份报告并没有详细交代要如何处理工业废料,只是交待“会研究如何处理废料”,而这足于证明当局至今还是无法有效处理这些废料。“报名书指出,在生产过程中,工厂会释放气体,至于是甚幺气体,也没有明确的指出,包括是不是氡气(Radon Gas)。“报告书只是说气体会被空气稀化,然而却不提这些气体到处飘散后,是否会对民众健康造成威胁。”他指出,最重要的是,报告书指工厂的废水排入巴洛河,同时在提炼工程中每天需要500万公升的自来水。稀土评估专家抵步起冲突支持者踢马青区团长9名来自国外的独立国际专业小组于週一下午,在关丹凯悦酒店与关丹各团体组织会面,岂料在还未开始之前就发生肢体冲突事件,来自马青英德拉马哥打区团团长徐祥强,突然之间遭其中一名来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巫裔男子踢中小腿,所幸在场有大批警员在场维持秩序,马上把滋事者分开,才没有继续发生冲突。这起事件是于週一接近下午3时,徐祥强当时是与2名马青的团友站在凯悦酒店外,该名支持者不知发生何事突然与徐氏发生争吵一脚踢向徐氏。斥穿马青党服反对建厂在发生争吵时,已有大群支持者包围着徐氏,并指徐氏为何身穿马青的党服来反对莱纳稀土厂,可能是此事件引起今次冲突事件。在发生肢体冲突时,当中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人士,虽说他们各自以独立身份参与,但是当中大部份都是来自关丹巫青团党员,并有者是巫统州行政议员和议员在内。徐氏指出,他今次是以马青英德拉马哥打身份提交意见书给予9名来自国外的专家,以便把人民的心声传达给专家。“我的出发点是代表人民和关丹的居民,并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或某种议程。”他指出,他在上週五上网向有关当局申请进入会见专家,但是却不获得批准,并促使他把文件提交给马华关丹区会主席拿督郑联科或英德拉马哥打区州议员拿督彭子明。“我认为今次我所提呈的文件,应该由我个人提呈,不应该假手于人,以免有关提呈书到底有没有提呈到专家的手则不得而知。”郑联科居民身分呈意见书代表古邦华也睦邻计划主席拿督郑联科指出,他今次以该花园睦邻计划的身份提呈意见书给专家,他主要是提呈两个问题即废料如何处理及辐射度有多强。“我认为辐射的强度比较重要,因人民要知道的是辐射的危害,如果辐射度非常高就会威胁到人民的健康。”‧2011.05.30